隔离久了,警惕心理反弹

受访专家:

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副教授? 张? 昕

湖北省中医院精神心理科主任? 李? 莉

在这场全球蔓延的新冠疫情中,保持社交距离被证明是遏制其发展趋势的最重要方法之一。为此,专家呼吁,人们应保持一定的社交距离,并进行必要的居家隔离。但不可否认的是,要严格做到这一点很难。《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近期刊登的一项新研究,揭示了这一现象背后的秘密——对亲密关系、与他人交流的渴望是与生俱来,甚至难以抗拒的。

渴望社交是生理天性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行为神经科学助理教授佐伊·唐纳森博士及其研究团队,利用微型摄像机和体内钙成像(一种尖端技术)对“一夫一妻制”的草原田鼠,展开了有关大脑活动的观察研究。在哺乳动物中,包括人类和草原田鼠在内,遵循“一夫一妻制”的仅占3%~5%。研究人员选择了3个时间点,对几十只草原田鼠的大脑成像变化进行观察。结果发现,无论“恋人”或“陌生人”关系,被放在一起的田鼠都会产生大致相同的大脑活动,即大脑中的某一区域会变得活跃。唐纳森认为,这表明大脑中确有一些区域,可以促进“渴望亲密关系和与人交流”本能的形成。

“大脑的生理结构决定了人是社会性生物,天生渴望社交和交流。”湖北省中医院精神心理科主任李莉告诉《生命时报》记者,首先,从动物学来说,人是群居动物,社交生活是种必需;其次,作为一种分泌器官,大脑需要社交的刺激,以保证相应的神经中枢功能,如语言中枢、书写中枢等;再次,人际交往一旦不存在了,人就会产生社会孤独感,甚至可能因为缺乏人际交往,导致不同程度的脑损伤。著名的“狼孩”现象表明,若长期在没有人的环境中长大,孩子的智力及情感就会出现异常。

心理学上,马斯洛著名的需求理论也能佐证这一点。他认为,人类需求分为5个层次,从下到上依次是生存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在居家隔离期间,当生存需求和人身安全得到基本满足,我们会自然生出与亲友等社交的需求。若这一需求不能得到满足,便会引发挫折感,并造成一系列心理问题,包括焦虑、抑郁、强迫等。

以此次居家隔离时间最长的武汉市民为例,他们中的一些人就出现了因隔离导致的压抑、焦虑等不良情绪。“我记得曾经有一名患者,因隔离前后的心理不适反应比较强烈,不得不到医院就诊疏导。”李莉说,很多地方在隔离解除后频繁出现多人聚餐、聚会现象,根本上也源于隔离太久之后的心理反弹,他们需要一些聚集性活动来满足个人对社交的迫切需求,虽不提倡却也可以理解。

人际距离有没有极限

正如唐纳森在新研究最后提出的担忧一样,渴望亲密关系和与人交流的本能,很可能是人们在疫情期间不顾禁令,难以保持社交距离的原因之一。

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副教授张昕表示,是否“主动”选择长时间待在家里,也会影响到人们的心理变化和行为。比如,疫情之前,不少人都喜欢宅在家里,甚至连床都不愿下;可当真正需要待在家里为抗疫“做贡献”时,又生出了各种借机出去的念头。张昕说,这种“我要宅”和“要我宅”的不同,可以用自我决定理论来解释。该理论认为,人有3种基本心理需求,即自主性需要、胜任需要(又称能力需求)和归属需要。其中,自主性需要是最基本和首要的需求,主要指对自己行为的选择权和决定权,强调做一件事是因为自己想做,而非迫不得已。这种需求能让人获得掌控感,避免无助和被迫感,从而获得主观能动性;若面对外界压力不得不做,就会缺乏内在动机,难以从中获得快乐。

隔离时间究竟有没有极限?李莉认为“肯定有”,但极限到底在哪里,尚无定论。无论人际交往的距离,还是可承受的隔离时间长短,都因人、因环境而异。比如,有的人隔离一个星期就觉得快“憋疯了”,宇航员却可以在空间站一个非常狭小的地方,待一年以上。一般来说,不太独立的人更难忍受长时间隔离,很容易出现抑郁、焦虑等情绪问题;喜欢社交的人会感受到更强的心理落差,容易产生“我要崩溃了,憋得不行了”的感觉;自我抗压能力比较强、能自我对话的人,则较少会受到隔离的影响,一些人不仅适应甚至享受这段居家隔离的时间。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霍尔指出,由于关系不同,社交中还存在着四种人际距离。亲密距离,指父母与子女之间、夫妻之间交往的距离,约0~0.5米;个人距离,为朋友或熟人之间的交往距离,约0.5~1.2米;社会距离,一般认识者之间交往的距离,约1.2~3.5米;公共距离,即陌生人之间、上下级之间交往的距离,约3.5~7.5米。在面对面交流时,一旦超出上述距离,人们就会感觉不适。

李莉说,疫情中,人际交往需求受到的影响不仅体现在隔离时间的耐受上,也体现在上述身体距离的变化上。特别是对新冠肺炎患者或疑似者而言,在长期隔离中,他们可接受的心理距离和身体距离全部被重新定义,很容易产生孤独感。比如,李莉曾在回访新冠肺炎患者时发现,一些治愈者回家碰到熟人时,只要对方离他稍微远一点,他就会敏感地觉察到,并产生被疏远的不适感。部分老年治愈者甚至因此变得情绪低落、烦躁焦虑,以致失眠。

面对面的社交无法被替代

“隔离之所以让人难以接受,还和社会连接性的缺失有关。”张昕表示,很多研究发现,社会连接性的缺失可能带来严重的生理和心理问题,包括身体健康水平下降,产生抑郁及焦虑等情绪障碍。其原因之一是,大部分人在缺乏他人监督时,容易出现生活状态的失衡,比如,一旦不需要社交,我们就不会注意仪容打扮、体重控制等。

更重要的是,人类对人际交往的渴望,很难被网络社交满足。李莉说,尽管隔离者可以通过与亲友的视频通话,减轻心理痛苦和压力,但包括视频在内的网络交流,始终无法替代面对面的人际交往。张昕也表示,只有现实社会的社交才能切实提高社会连接性。相关研究表明,网络的出现和使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青少年和朋友的连接性,但同时也降低了他们与家人的社会连接性,且未见预期的“由于社会连接增加而降低孤独感、焦虑感或抑郁”的效应。

满足现实中的人际交流需求,是人类天性使然。但专家也强调,在疫情尚未彻底结束的特殊时期,人人都应响应号召,保持安全的社交距离,尽量减少聚集。在此前提下,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满足社交需求:多与家人互动,增强家庭社交,比如搞一些仪式感强的活动,设置小奖励,帮助大家转移注意力;允许小朋友戴好口罩和朋友、同学在合适的时间交流,或是网上聊天;体质较弱的老年人可以到人少、空旷的公园活动等。随着疫情形势的好转,相信摘掉口罩、恢复正常生活的一天很快就会到来。等到那时,人人都可以也应当“找回”欠缺已久的社会交往,满足我们的天性需求。▲(本报记者 张健 李爽 □林烽)

网站地图 澳门太阳城亚洲娱乐官网 澳门太阳城138娱乐 澳门太阳城在线网址
连环百家乐庄和闲 申博赌场 太阳城集团网上娱乐 菲律宾申博真人娱乐
威尼斯人网址开户 足球投注抢水软件 新生彩票官网直营网 www.hg520cc.com
澳门太阳城138官方网 时时彩登入 澳门太阳城在线网址 澳门太阳城现金网投
澳门太阳城现金百家乐 五分彩登入 澳门太阳城SUNBET官网 澳门太阳城提款最快
33sbsg.com 193SUN.COM 988xsb.com 131ib.com 1115119.COM
96jbs.com 758jbs.com MAQINSHI.COM XSB597.COM 526SUN.COM
978cw.com 778jbs.com XSB418.COM 414sun.com 898sj.com
132psb.com 658XTD.COM 8JAS.COM 97XTD.COM 758sj.com